• 哈皮小说网

    当前位置:小说大全

    医妃来袭:王爷轻点宠全文阅读_楚云苓萧壁城小说开放结局

    楚云苓萧壁城 时间:2022-11-24 21:08:20

    小说简介:《医妃来袭:王爷轻点宠》由小编为大家带来,小说主要讲主角楚云苓萧壁城的故事,作者杪杪妙笔生花,小说情节生动有趣,令人阅读轻松,实在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本站向广大读者朋友们推荐。手段爬上本王的床,也想站着与本王成亲,你...

    医妃来袭:王爷轻点宠全文阅读_楚云苓萧壁城小说开放结局

    第四章

    第4章 打了靖王

    云苓再次醒来后,忍不住疼的倒抽一口冷气。

    死瞎子,金刚葫芦娃转世吧,下巴那么硬!

    映着模糊的铜镜,她都能看见自己的脑门儿肿的老高。

    本来右脸就有一大块毒斑,现在额头也肿了,彻底没法看了。

    “小姐!你可算醒了!”

    一个冷不丁丫鬟突然扑到床前,圆圆的脸蛋上满是泪水。

    云苓拍了拍发昏的脑袋,原身撞柱子,她撞金刚铁头娃,不会落下什么脑震荡之类的后遗症吧?

    好一会儿, 她才认出这是从文国公府带来的陪嫁丫鬟,在她身边伺候多年了。

    “……冬青?”

    “小姐别拍,头上还有伤呢!”

    冬青忙拉开云苓的手,生怕她碰到额头上的伤口。

    “昨晚上怎么没见你?”

    大婚之夜,陪嫁丫鬟冬青没在身边,反倒是那个什么秋霜在门口骂街许久。

    闻言,冬青眼神复杂,欲言欲止。

    她咬了咬牙道:“……小姐,昨晚大公子派人来传话,说先前您和靖王爷那事儿闹得厉害,如今老爷责怪夫人教女无方,硬要将莲夫人扶为平妻。”

    云苓眉梢微挑,“他胆子真是肥了啊。”

    她根据记忆得知,文国公府有一条传承数年的祖训,楚家男儿除非年过四十仍旧无子,否则不得纳妾。

    这便宜老爹却是个例外。

    莲夫人是文国公府唯一的妾室,楚云菡也是唯一的庶女。

    “小姐可别说老爷了,您如今做的事才叫……唉!”

    冬青擦擦眼泪,又是焦急又是无奈。

    “原本大公子让奴婢转告您,进了靖王府千万要安分守己,万不可再惹事生非,累及夫人和国公府,谁知您竟……”

    冬青实在说不下去了。

    她做梦也想不到,楚云苓会把皇贵妃的儿子砸的头破血流。

    昨晚回来时听到这个消息,她吓得魂都没了。

    “奴婢明白小姐在元宵夜宴上遭人诬陷,受了委屈,可您再怒,也不能这样做啊!”

    说着,冬青刚擦干的泪水又蓄满了眼眶。

    “燕王殿下还昏迷未醒,王爷气的不轻,说若是殿下有个三长两短,便要带您的尸首进宫向皇贵妃请罪。”

    “现在可如何是好啊!”

    冬青急得团团转,倘若楚云苓有什么事,她一个陪嫁丫鬟的下场也好不到哪去。

    却不料楚云苓听完这些,懒懒地揉了揉肩膀,浑然没有一丝紧张害怕。

    “放心吧,那小子好着呢。”

    只是第一次被精神力侵入体内,晕过去了而已,昏睡个半天便会醒了。

    指尖触及鞭伤,云苓“嘶”了一声,皱起眉头。

    “冬青,却弄点热水来,替我上药。”

    云苓把怀中从燕王那里顺来的伤药递给她,“顺便帮我弄点吃的来,饿的紧。”

    冬青接过伤药,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话都快说不清楚。

    “奴婢早想替您处理伤势了,可那群狗仗人势的东西说……没王爷吩咐,不能给您送吃食和热水。”

    云苓叹了口气,“先替我打盆冷水来也行。”

    身上的味道她实在受不了,又是汗又是雨,还混杂着血迹。

    冬青点点头,按云苓要求去端了一盆干净的冷水来,路过厨房的时候,还偷偷顺了两个馒头。

    这丫头还挺机灵。

    云苓接过馒头啃起来,褪去衣衫趴在床上,任由冬青为自己擦拭身体和上药。

    她没有因在冬青面前赤着身子而羞赧。

    以前在组织里,姐妹们都是这样,像条咸鱼一样被翻来覆去的打针,检查。

    实验品是没有尊严的。

    “小姐……您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样的苦……”

    冬青动作轻柔地擦拭伤口,忍着不让眼泪掉下。

    伤口处理到一半,房门突然被重重地推开。

    “王、王爷!您怎来了!”

    冬青吓了一跳,见陆七跟在后面,忙用被褥盖住云苓光洁的身子。

    云苓扭头看他,“就没人教过你,进来要先敲门?”

    陆七见状,飞速将门关上,阻隔了视线。

    屋内的血腥与药味钻入鼻中,萧壁城眉头紧皱,很快通过声音确定了云苓的位置。

    眼前世界虽一片昏暗,但经过两年的医治,如今依稀能够看得见些许模糊的影子。

    他欺身而上,用力钳住云苓的下巴,语气又急又怒。

    “说!你给御之下了什么毒?为何他到现在仍昏睡不醒!”

    云苓脸色微沉,“死瞎子,拿开你的猪蹄。”

    “敬酒不吃吃罚酒!”萧壁城大怒,转而掐住她的肩膀,“那本王便送你到皇贵妃面前去请罪!”

    “王爷!王爷不可啊!”

    冬青吓得面色惨白,忙扑上来阻止萧壁城,却被后者随手挥袖甩开,跌在地上摔了个大屁股墩。

    饶是云苓素来脾气好,也不由得被惹起了怒火。

    云苓迅速抬起手,双指忽地飞速在靖王胸腹几处穴道上重重一按。

    始料未及的剧痛袭来,萧壁城本能地后推几步,松开了云苓。

    “别欺人太甚,好好说话是能要你的命吗?”

    云苓重获自由,迅速起身离开床榻,纤细的手指朝着靖王衣领抓去,眼神发冷。

    萧壁城瞳孔微缩,心下惊骇,这女人竟然会武?

    他可以肯定楚云苓没有丝毫内力,但那戳点穴位的几下动作却可谓快准狠。

    许是过于震惊,不备之余,萧壁城竟被云苓伸手抓住了衣领。

    紧接着,一道清脆响亮的耳光声响起。

    冬青坐在地上,望着眼前的画面,目瞪口呆。

    天哪!她没出现幻觉吧!

    小姐居然只穿着一片薄薄的抹胸,从床上跳起来狠狠地打了王爷一巴掌!

    不止冬青傻了,萧壁城也懵了。

    “不问缘由就上来动手动脚,我不介意让你清醒清醒!”

    云苓松开萧壁城的衣领,迅速与之拉开距离,语气比方才的靖王还要冷上三分。

    萧壁城面上的神色先是错愕,随后有些许扭曲。

    他居然被一个不识好歹的女人打了!

    盛怒之下,萧壁城抬手向云苓的脖子抓去。

    云苓早有准备,已在手中聚起了精神力凝成的细针。

    只要萧壁城敢动手,她就让他和燕王一样昏上一整天。

    云苓对武道并不精通,只是在组织里和老二学过一些保命的招数,老二不但懂兽语,还精通古武。

    她侧身一避,迅速后撤躲开了燕王的攻势,但对方的手依旧碰到了她的身体。

    云苓愣住,忍不住眼角抽搐。

    “你这……”

    萧壁城刚想放狠话,猛然察觉掌中之物的触感好像有些不对劲,愣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