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皮小说网

    当前位置:小说大全

    狂宠小王妃小说-狂宠小王妃小说名字

    楚北柠王玄鹤 时间:2022-11-24 21:04:02

    小说简介:精品好书《狂宠小王妃》是来自沙子最新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楚北柠王玄鹤,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没有落红也胆敢嫁进我梁王府,你当真是不怕死,说!你这身子...

    狂宠小王妃小说-狂宠小王妃小说名字

    第10章

    第10章

    最后那一霎那,玄鹤抬起手臂挡住了冲过来的太子玄宸。

    “玄鹤,你疯了吗?”

    “那个女人在对皇祖父不利,你眼瞎了不成?”太子玄宸急眼了。

    “让她救!”玄鹤沉声道,“她既然出手便是有办法能救皇祖父!”

    “让她救,皇祖父就得死!”静王玄昭冷笑道,“那个女人蠢笨不堪,哪里会救人?”

    玄鹤眉眼掠过一抹冷色,脚下的步子却没有丝毫的挪动。

    既然已经选择了这个结果,他就不能再退后。

    现在不管他帮不帮楚北柠,楚北柠都是他的王妃,她若是害死了皇祖父,他也跟着完了。

    可心头不知道为何,居然信了楚北柠一回。

    太子脸色沉到了底:“你当真要护着那个疯女人?”

    “来人!给本殿拿下!”太子号令一出,四周的护卫登时朝着梁王围了过来。

    梁王在西北边疆戍守边关这么多年,大大小小的阵仗,什么没见过?

    他的手上不晓得沾染了多少条人命,从来都是他要别人的命,哪里容许别人要他的命?

    此番即便是这么多人围攻,竟是被他挡在了暖阁门口,一寸也没有让那些人闯入。

    楚北柠额头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不停的按压着太上皇胸腹间的位置。

    终于听到太上皇呕了一声,一颗果肉瞬间吐了出来。

    “啊,太好了!太好了!”

    楚北柠瞬间松了口气,轻轻拍着他的背部,将他重新扶到了榻上。

    “皇祖父!皇祖父!”楚北柠突然发现许是刚才憋气的时间有些长,太上皇竟是死死闭着眼,显然休克了。

    上帝,真主,老天爷啊!

    楚北柠忙将太上皇放平整了,开始做心肺复苏。

    梁王虽然带着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霸气,可毕竟一人之力,哪里扛得住门外那么多高手的围攻。

    太子命人将梁王死死按在了地上,随后带人冲进了暖阁,却看到令他们此生都难忘的画面。

    只见梁王妃跪在了榻上,两只手狠狠按压着皇祖父的胸口。

    这倒也罢了,居然俯身朝着皇祖父的嘴巴吻了下去。

    “大胆娼妇!来人!给本殿把她扯下来!”

    “不是,你们听我解释!”楚北柠还没有来得及解释什么,就被冲过去的太子一把擒住。

    她刚要挣扎,不想锋锐的剑锋抵在了她的脖子上。

    “太医呢!”太子玄宸一直都是皇祖父最宠爱的孙子,和皇祖父的感情甚好。

    此时简直是杀了楚北柠的心思都有了。

    “皇上驾到!”

    不多时得了消息的晋武帝和郑皇后也急匆匆赶了过来,太医院最好的章太医疾步走进了暖阁。

    一时间所有人都紧张的要命,不晓得被楚北柠刚刚折磨后的太上皇会不会出什么事儿。

    梁王被按跪在水池边,眉头紧缩,死死盯着暖阁的门。

    他心头一阵阵懊悔,就不该从边疆回来,更不该娶了楚北柠那个疯婆子。

    楚北柠此时被押在了另一间空屋子里,郑皇后缓缓走了进来。

    “来人,给本宫往死里打!”

    楚北柠猛的抬起头看向了面前盛装端丽的女子。

    “儿臣没有要残害太上皇的意思!儿臣真的是在救人!”

    郑皇后坐在了楚北柠面前的椅子上,俯身死死盯着楚北柠:“那你谋害太上皇是梁王的意思了?”

    楚北柠心头微微一颤,她为何要这样问?

    不就是要将这件事情牵扯大了,一举连梁王也扳倒了,到时候安王就少了一条臂膀,太子也多了几分胜算。

    可楚北柠明白,她现在和梁王是一体的,一死具死。

    若是梁王死了,她必然也会被株连,甚至可能会连累她的母家楚家。

    楚北柠知道现在说什么都迟了,只希望太上皇能醒过来。

    只有太上皇醒过来,她才能洗清身上的冤屈,这些屎盆子也扣不到她头上去。

    “说!你和梁王到底有什么图谋?”

    “还真以为本宫对付不了你吗?”

    楚北柠冷笑了出来,她现在还能说什么?

    说的越多,错的越多,只恨自己当初怎么就不能昧了良心,为何要救人。

    可若是重来一次,她大概还是会去救的吧?毕竟她是个医生。

    郑皇后没想到这个梁王妃竟是一句话也不肯说,她眉眼间渗出一丝厉色。

    冲身边跟着的掌事嬷嬷胡嬷嬷使了个眼色,胡嬷嬷端着纸笔走到了楚北柠的面前。

    “王妃,其实王妃一个女流之辈哪里有这份儿胆量。”

    “若是王妃说出来是谁指使你的,到时候皇后娘娘帮你在皇上面前求求情,也能保下你一命。”

    “可你再这么执迷不悟,你晓得什么后果吗?”

    “谋害太上皇,大逆不道之罪,崇文街口三千六百刀,王妃您得慢慢受着。”

    楚北柠心头渗出一抹苍凉来,救人的反倒是成了害人的?

    本来讨厌的梁王,此番她却得用命护着。

    什么事儿都让她一个人承受了,她倒是去哪儿说理去。

    憋屈,难受,愤怒......

    她的眼眶渐渐红了起来,眼底的泪转着圈硬生生给她憋了回去。

    “儿臣当真没有害人的心思,也和梁王没有关系,儿臣只是看到太上皇吃东西被卡住了。”

    “儿臣以前会一些医术,也懂一些推拿按摩。”

    “儿臣只是在帮皇祖父,若是救得迟了,皇祖父会被憋死的。”

    郑皇后脸色沉冷了下来,淡淡看着她道:“听闻梁王对你也不好,你何必护着他?”

    “既然你不肯招,本宫也没有法子,一会儿得给皇上个交代!”

    “本宫这个做婆母的,只能行一行家法了。”

    “来人!给我打!”

    胡嬷嬷应了一声,命几个身强力壮的宫人,拿着板子朝着楚北柠打了下来。

    那板子外面裹着玄铁,极其沉重,第一板子下来,楚北柠便听到了背后皮肉开裂的声音。

    浓重的血腥味袭来,她狠狠咬着牙才没有喊出来。

    太疼了!敲髓裂骨的疼!

    今儿怕是郑皇后这个老虔婆想要打死她?

    楚北柠身上本来的伤还没有好利索,又挨了这一顿,登时撑不住了。

    一边的胡嬷嬷眼看着楚北柠的样子不对,担心真的将梁王妃给打死了,到时候不好交代。

    “皇后娘娘,这......”

    郑皇后冷笑了出来:“打死了又如何?梁王妃认罪伏法,谋害太上皇,这罪名不是明摆着吗?”

    楚北柠觉得呼吸都急促了起来,想要张嘴说话,血却从喉咙里涌了出来。

    她抬眸死死盯着郑皇后,眼前已经一片血红。

    郑皇后不想楚北柠居然还敢瞪着她,眼眸间渗出几分杀意。

    她缓缓抬起手点着楚北柠:“来人,给本宫......”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一个宫人疾步走了进来,跪下行礼道:“太上皇醒了!要见梁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