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皮小说网

    当前位置:小说大全

    外室之妻最新章节列表_主角是顾铮沈暥的美文

    顾铮沈暥 时间:2022-11-24 21:03:05

    小说简介:顾铮沈暥小说叫《外室之妻》,作者是寸寸金,剧情非常饱满,为您提供顾铮沈暥古代言情小说完本阅读。顾铮沈暥小说主要讲述了:印入了顾铮的视线内,少女激动的看着她,擦去双眼噙着的泪花高兴的说:奴婢马上就去告诉庶娘。说着蹬蹬...

    外室之妻最新章节列表_主角是顾铮沈暥的美文

    第7章

    第7章

    说到婚事,顾鸿永的脸色再次一变,盈儿小时候要有多幸运才能救了五皇子结下了这段姻缘,顾家别看表面风光,可数次科考都名落孙山,虽有爵名但没有入朝为官为支撑实在是件丢脸的事,幸好盈儿与皇子有这么一段姻缘在。

    “你还不跪下。”顾鸿永被卫氏情绪这么一带,怒火直冲头顶。

    顾铮没有下跪,清澈的眼眸看了主母卫氏一眼便低下了眼帘看着脚尖,是,卫氏的怒火是应该的,这是做为母亲的正常表现,可以往那几个月卫氏对她和庶娘表现出来的友好,一如原主记忆中的大度贤惠,会觉得卫氏待她是极为宽容的。可现在,卫氏一句话就让原主父亲再次针对了她。

    顾铮在心里叹了口气,原主这十六年来真是白活了,也是,一天到晚低着头能看清人的嘴脸那才是怪事。

    “让你跪下,你没听到吗?”顾鸿永见庶女只低着头站着,又气不打一处来。

    “女儿不跪。”

    “你说什么?”

    “女儿知道自己错了。”顾铮缓缓抬起头来看着这个便宜父亲,声音虽轻弱,但神情并不软弱:“可打也打了,罚也罚了,父亲还是在外男面前打了女儿二十大板,女儿已经丢了脸不说还险些把女儿打死,真要女儿以命相抵了,父亲才开心吗?”

    在顾鸿永的印象中这个庶女一直是安安静静的低着头,王氏让她往东她绝不会往西,像这会抬起头来,背脊挺直的跟自己说话从未有过,一时倒是讶住。

    “母亲向来是宽宏大量的,女儿躺在床上的二个月,不时的差人送些膏药来,女儿心中感激,如今入了秋,母亲又让人做了新的秋衣给女儿和庶娘。”顾铮看向卫氏,眼底平静,看似温温和和:“还以为母亲已经原谅了我,可没想到还故意挑动父亲对我发火。”

    “你胡说什么?”顾氏同顾鸿永一样惊讶于顾铮的不同。

    顾铮的目光又落在了脚尖上,双手轻绞着帕子,她这话说得直白了,但这种时候万不可以像原主那般软弱,声音轻软的道:“母亲到底还想怎么罚我?或者说还想让父亲怎么罚我?再打我二十大板,打得皮绽肉开,最好是被打死了才能消母亲心头怨吗?”

    卫氏原本想给顾铮一点苦头,没想短短几句话反倒成为她的不是了。原先的愤怒悄然隐下,神情再次变得温和,这翻变化真是自然极了,可见平常没少做。见两个女儿面色恼怒,暗扯了扯她们的袖子,示意二人不可多说。

    “余儿真是冤枉母亲了,你做出这样的事来,别说你三妹妹的一生极有可能就被你毁了,就连顾家也会毁在你手中。”卫氏一副后怕模样说:“哪怕过了二个月,母亲和父亲一想起来就是心惊肉跳的。”

    顾铮依然微低着头柔柔弱弱的模样:“母亲说的是,女儿是真的知错了,也已认真悔过,路上我已经跟三妹妹和四妹妹说了,我不会和三妹妹一同嫁给五皇子的,我绝不会去做妾。”

    顾铮这错是必须认的,原主确实做的不对,所以不认错的话生活会越过越糟,总之,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站起来,再说一个十六岁的花季少女已经为此付出了性命,这事也该到此为止了。

    顾鸿永轻咳了两声:“你真的这么跟两位妹妹说过?”

    “是,我可以再说一遍。”顾铮一字一句非常坚定的道:“我这辈子绝不会做别人的妾。”

    对于这个庶女,顾鸿永好像从没有认认真真瞧过,如今庶女的声音虽是柔柔弱弱的,但脸上的坚定表情又让他惊讶了回,看来这二十大板确实让庶女改变了不少。

    卫氏走下亭子,走到顾铮面前扶过她的手,温柔慈爱的看着她,说:“余儿,今天你能这么说,母亲心中极为安慰。母亲已经为你挑了一门好亲事,虽说是只是个秀才,但家里也有田地,生活无忧,在成亲之前,你千万别再惹事了。”

    顾铮这才微微抬头,望进卫氏充满了关心与母爱的杏眸中,这眼神是那么的真,如果不是方才这一来一去的回合,她都要相信卫氏是真的在关心她。

    卫氏太有手段,相比之下王庶娘的作妖简直是小儿科,顾铮觉得自个虽来自戏精时代,但段位也必然不及卫氏的,亏得卫氏手段是高,心里并不恶毒,要不然实在没她和王庶娘什么事。

    “父亲,母亲放心,余儿是真心改过了,以后绝不再糊涂。”不管卫氏那话参了几分真,顾铮说的是真话,她会替原主好好活下去,而且一定是有尊严,快快乐乐的活下去。

    顾铮说的这翻话,除了顾鸿永是感到欣慰的,卫氏母女三人的心思就有些复杂了。

    从主院出来,顾铮倒没觉得怎么样,一直战战兢兢陪在旁边的春红腿一软竟然跌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

    顾铮觉得自己在大学时期跑马拉松时都没她表现的这么累。

    “大姑娘,您今天好勇敢,方才奴婢怕的连话都不敢说一句。”春红一脸的后怕。

    “有什么好怕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只要咱们不再做糊涂事被人抓到把柄,她们自然也不能奈我们何。”顾铮拉起了春红,回想自个方才所做的,跟原主应该差不多,只是嘴巴厉害了点,生死一关,这种改变也是可以理解的。

    “大姑娘说的是。”

    余光见到王庶娘朝这里急急走来,顾铮赶紧迎了上去:“庶娘,您怎么来了?”

    “铮儿啊,娘听说五皇子来了。”王庶娘激动的挽过女儿的手说。

    一听到五皇子三个字,顾铮臀部就开始抽痛起来,脸色也变黑,冷冷的看着王庶娘:“难道庶娘还对五皇子有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