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皮小说网

    当前位置:小说大全

    主角叫沈长念祈慎言的小说是什么-重生后暴君对我没脾气全文免费阅读

    沈长念祈慎言 时间:2022-11-24 21:02:38

    小说简介:最新挥墨写意小说作品列表分享,这里是挥墨写意小说作品大全,还有最新挥墨写意小说作品以及沈长念祈慎言最新章节分享。出浓郁的腐臭。寒风袭来,身子吊在那儿,女人紧闭着眼,偶尔晃荡,犹如死尸。半晌后,一阵轰隆声响起&mdash...

    主角叫沈长念祈慎言的小说是什么-重生后暴君对我没脾气全文免费阅读

    第5章

    竟是一条粉色的肚、兜!

    她惦着肚、兜,讽刺道:“五皇子真是个痴情种子,一边对我诉衷情,一边藏着别人的肚、兜......”

    话音刚落,沈未央脸色顿时无比煞白,目光死死盯着那条肚、兜。

    祈辰风却是十分镇静,语出惊人:

    “这肚、兜的主人......是你的啊,念念。”

    祈辰风无视众多窃窃私语,无奈又为难道:“你我定情时,你亲自交给我的信物,念念你不记得了吗?”

    “上面还有你亲手绣的鸳鸯戏水,你说,你会嫁给我的......”

    随着每一字落地,祈辰风的唇角,便上扬一分。

    世人对女子苛刻。

    经此一遭,沈长念的名声必定会坏,祈慎言也不会再要这只破鞋。

    到时他再上门提亲,求娶沈长念。

    又或者再加个沈未央,坐享齐人之福......

    “念......”

    祈辰风刚要爬起来,再表一番情思,不想前方忽然笼上一层阴影。

    他以为是沈长念回心转意时,抬头望去,一张阎王脸猝然映入眼帘,下一刻——

    “哐!”

    “噗!啊——!”

    一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生,等沈长念反应过来时,男人的惨叫声骤然响彻耳畔。

    而祈辰风,早已被踹出去足有好几米的距离。

    一口鲜血喷洒出来,祈辰风不断咳嗽,面上再不掩怨恨:“祈慎言!你怕是疯了不成?当街残害手足,我要禀告父皇!”

    祈慎言整个人身上散发着阴冷残忍的气息。

    站在他身后的沈长念,身子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冷血残暴,下手狠辣,在世阎王。

    这是敌族战败时,对祈慎言的评价。

    从前沈长念,也正是因此才断然拒绝了这门亲事。

    毕竟哪家姑娘,愿意嫁给一个有“阎王”之称的男人?

    可这残暴的男人,遇上她的眼泪,常是手足无措,更是从未伤害过她。

    前世她却狠心抛弃他,让他一个人承受漫天骂名......

    “祈慎言!别碰他!”

    眼见持剑的男人还要往前走,仅有三步距离,便能立在祈辰风面前,沈长念终于忍不住红着眼眶,大声叫住他。

    男人偏头看向她,深眸布满铺天盖地的杀意,同时隐隐闪过一丝受伤。

    她果然是爱着祈辰风的。

    连祈辰风当众毁她名誉都不在意,那么先前维护他的话,应该都是和祈辰风赌气。

    可笑他真以为沈长念回心转意了。

    想到这里,祈慎言缓缓转头,看着已经抖如筛糠的祈辰风,嘴角勾起一抹残忍,长剑毫不犹豫往下斩,然千钧一发之际——

    一只素白纤细的手死死攥住他的手腕。

    祈慎言几乎是咬着牙,眸子里是极力克制的怒火:“你就这么想护着他?”

    “不是!不是的!”

    沈长念将剑从男人手中硬生生掰出来,扑进他的怀里,抑制住恐惧,紧紧抱住他。

    “慎言哥哥,杀了他,只会脏了你的手。”

    如今,大楚储君之位空悬,成年皇子不在少数,皆虎视眈眈。

    但太子之位呼声最高的,一直都是祈慎言。

    论身份,他是先皇后之子,占嫡。

    论能力,他战功赫赫,收复边疆,打得敌族俯首称臣。

    论贤名,百姓爱戴,文武百官百般称赞。

    可如此天之骄子,十八岁那年却与储君之位失之交臂,成了秦王。

    但就算这样,沈长念仍旧坚信,储君之位,非祈慎言莫属。

    所以现在,她绝对不能让祈慎言身上有任何污点!

    还未等祈慎言反应过来,沈长念如同小兽,踮脚在他颈边轻轻蹭了蹭,软着嗓音道:“他由我来处理,好吗?”

    少女不轻不重的呼吸打在祈慎言颈边,一股酥、麻不由自主窜了上来,身子渐渐松缓下来。

    见状,沈长念低低道:“慎言哥哥,等我。”

    话落后,她才到祈辰风跟前,对上他深情款款的眼神。

    “念念,我就知道你是爱我的,所以会来救我......”

    可惜沈长念只觉得恶心!

    她抬眼,环绕四周一圈,一字一顿,铿锵有力道:“我不知,我沈长念上辈子是掘了你们这对狗男女的祖坟,还是杀了你们全家,要这么来害我!”

    话至尾音,竟有几分哭腔。

    众人纷纷看去,便见少女眼圈无比的红,像是受了极大的屈辱。

    一旁的沈未央和祈辰风亦是摸不着头脑,不知她是在玩什么把戏,不由双双紧张的提起了心。

    沈长念再度拿出那条肚、兜,冰冷的目光落在沈未央身上:“姐姐,你看着觉不觉得熟悉?”

    “我不知道......”

    沈未央面色极其苍白,摇摇欲坠,但仍咬死了不认:“这,这不是妹妹你的吗?”

    沈长念轻轻一笑:“那,上面的‘未央’,也是妹妹的名字吗?”

    随后,将肚、兜丢进人群中,里面有不少觊觎名门闺女肚、兜的猥琐男人,纷纷争抢。

    其中一些识字的看清后,更是下意识惊呼道:“上边当真有‘未央’二字!”

    沈未央顿时面如死灰。狼狈瘫坐在地。

    事已至此,她再争辩已毫无意义。

    可恨!

    沈长念怎么知道上面有她的名字!还有五皇子,居然偷偷藏了她的肚、兜......

    一气一恨之下,沈未央竟是晕了过去。

    沈长念冷声吩咐下人,将沈未央抬回沈府。

    再看祈辰风时,她唇角扬起冰冷的弧度:“兄长妻不可欺,望五皇子以后,别再像今日这般,不要脸!”

    祈辰风脸色黑沉难堪,以前的沈长念根本不是这样的!

    难不成祈慎言给她下了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