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皮小说网

    当前位置:小说大全

    《疯宠》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陈沐西韩霁)

    陈沐西韩霁 时间:2022-11-24 21:00:28

    小说简介:经典美文《疯宠》由著名作者是兔兔酱著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陈沐西韩霁,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啸,冰刀子一般刮过皮肤。陈沐西的手指已经冻红,僵硬地点开通...

    《疯宠》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陈沐西韩霁)

    第6章

    “你进公司快两年了吧?”

    “嗯。”

    更衣室常备好几套工装,陈沐西已经把湿衣服换下,头发也吹干了,只是没来得及上妆。

    因为受冻,瓷白的脸颊晕开两抹不正常的酡红,有些病态的美感。

    李总不着痕迹地上下扫视,往老板椅上一靠:

    “今天的事我也不跟你计较,但是有一点,咱们林泉的业主都是站在海城金字塔上的那波。能在这儿工作,是你的福气。有些时候,脊梁骨不要太硬,容易折。明明可以一飞冲天的机会,非得闹得鱼死网破。这就没意思了,你说呢?”

    陈沐西迎着他的视线,点了一下头。

    “我知道了,李总。”

    回更衣室穿羽绒服,明悦得意又轻蔑地撞了她一下。

    “哐镗”一声,陈沐西头重脚轻,有重感冒的迹象,身子一偏,肩膀就撞到门上。右手却在同时飞快钳住明悦的小臂。

    “你干什么!”

    感觉到痛,明悦用力挣扎。

    但陈沐西半点机会没给她,一拽,一推,就把人给推到墙角,同时右脚勾上门。

    明悦跌坐在地上,尾骨一阵钝痛,抬头正要怒喝对方,却在看见那双又冷又硬的黑眸时,生生顿住。

    陈沐西慢慢走过去,俯身掐住明悦的下巴。

    “我不动你,不是我怕你,也不是我治不了你。大家同事一场,如果做不到和气生财,那就井水不犯河水。如果再有下次,你试试。”

    下颌骨像是要碎了,五官已经挪位,近看陈沐西的脸,还是没有一点波动,就连声音除了因为感冒带来的鼻音,声线也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但不知道为什么,明悦感到怕。

    她捣蒜一样的点头,全然没了平时的嚣张气焰。

    陈沐西松开她,从旁边靠窗的高脚桌上取了张湿巾,仔细擦过双手后才离开。

    陈沐西打听到秦瑞请的是对白律师事务所的陆白,抽空去了两趟事务所,但前台以各种理由拒绝接待。

    她将礼物扔回公寓,折身去了格雅高中。

    没进学校,而是通过导航找到旁边一家装修颇豪华的网咖。

    这个时间,格雅中学基本沉浸在学习的紧张氛围中,只有这群有后台的孩子能毫无顾忌地逃学、玩闹。

    他们高中毕业后大多出国,家里早早铺好路,不必像寒门子弟靠着十年苦读去换去一个光明前程。

    有些人,一出生就拥有别人穷其一生想追求的东西。

    陈沐西一眼看见那个红色潮牌少年,头戴全包式耳机,双眼紧盯屏幕,右手握着鼠标抽筋一般狂点。

    “一台机?身份证。”前台懒散地看了她一眼。

    陈沐西抽出一张百元大钞,放在桌上,“帮我叫一下秦瑞”

    前台目露贪婪,又有些狐疑,“你是他什么人?”

    陈沐西眨眼,“姑奶奶。”

    秦瑞操作着小人,左砍右炸,威风至极。

    眼见着一个腾空,丢出火雷就能攻下对方城堡,旁边有人说话。

    “小少爷……”

    一分心,手打滑,小人死了!

    “艹!”

    秦瑞摔了鼠标,“你他妈有病吧!”

    一路骂骂咧咧走出网咖门。

    “人呢?!”

    一转头,看见对面巷子立在树下的女人,“艹!你他妈是谁姑奶奶!不想活了是吧!”

    陈沐西低头碾了碾硬质皮靴下的雪粒子,勾勾手,“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你叫我过去就过去?”秦瑞双手插兜,扬起下巴,“是给于佳馨求情的吧?行啊,只要你让陈沐楠给我跪下磕三个响头,那天的事就算了。”

    陈沐西说:“过来。”

    又道:“有人跪。”

    秦瑞轻蔑一笑,行啊,原来是找上门跪地求情的啊。

    懒散挪动步子,“过来了,跪吧——”

    话未说完,只觉得左边内膝一软,身体失去平衡,瞬间跌落在地。同时两只手臂被一股大力绞合,反剪在后,以一种犯人受审的姿势跪在雪地上。

    陈沐西在他身后,单手压制他保持姿势,另一手掏出手机点开摄像机。

    意识到女人在做什么后,秦瑞满脸通红怒吼道:“你敢录下来我就让你全家陪葬!你弟弟不仅要吃牢饭,你们全家都要——啊!!”

    陈沐西五指收紧,用力下压,秦瑞登时痛得话都说不出来。

    “我要是你,就说点好话,毕竟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非要大喊大叫把人招来,想让所有人都看见你现在这个样子?”

    秦瑞不出声了,忍痛咬住嘴唇。

    陈沐西满意地点头,“乖,这才是好孩子。”

    “视频我不会乱发,就当作我们之间的协定。你撤诉,我删除。而且你必须保证以后都不会找陈沐楠和于佳馨的麻烦。不然,姑奶奶有的是办法治你。”

    秦瑞脖子上青筋凸起,眼睛瞪得老大,僵持几秒,手臂上的疼痛终是让他点了头。

    陈沐西松开他,拍拍手,抬头看了看四周。

    插兜,转身走向小巷深处,完全忽视秦瑞在后面呲牙咧嘴想上又不敢上的可笑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