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皮小说网

    当前位置:小说大全

    宁雪辞喜当妈图文在线(不休语)_宁雪辞萧景湛小说结局纯净版

    宁雪辞萧景湛 时间:2022-11-24 18:16:02

    小说简介:宁雪辞喜当妈是一本非常值得一看的古言小说,本书又名《宁雪辞萧景湛系统》,作者不休语,小说讲述了枉我辛苦谋划这一遭。是。丫鬟应声,摸出匕首上前,有些害怕地看了眼床榻妇人。指尖的疼痛让宁雪辞猛吸了一口气,霍地睁开眼,就...

    宁雪辞喜当妈图文在线(不休语)_宁雪辞萧景湛小说结局纯净版

    第七章

    第7章 你也是个没用的

    “姐姐,我知道错了,你何必如此?今日可是太后的寿宴啊……”

    林落雪跌坐在地,哭得可怜儿柔弱,言词间充满委屈,那怯生生又委屈的模样,像是在禹王府被宁雪辞欺负惨了。

    “啧。”宁雪辞眉眼带笑,立在那里淡定地望着林落雪装。

    “姐姐,是我不好,我以为这些年过去了,姐姐不会怪我了……我、我这就去死,省得姐姐看着我就生气。”

    林落雪哭唧唧道,说着便爬起来,真要装模作样地去撞柱子。

    “这演得也太拙劣了,奴婢都能比她演得好。”莺时在一旁忍不住翻白眼嘀咕。

    “是啊。”

    宁雪辞接话,笑盈盈望着生生止住脚步的林落雪。

    莺时的话不重不轻,恰好院儿里还有几个公主皇妃嫔妃,自然也是听见了。

    林落雪僵住,绞紧罗帕看向众人,怎么和她想的不一样?为什么都不说话?

    啪!

    “啊!”

    突然一条黑色长鞭从殿内甩来,抽在了林落雪身上。

    众人看去,只见一个穿着龙元国服饰的女孩儿英姿飒爽,叉着腰,手里挥着一根黑鞭。

    她盯着林落雪,目光冷厉:“哪儿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母后大好的日子,你竟说如此晦气的话!”

    “不是,我没有,是姐姐她生气了,我口不择言……”林落雪这才反应过来为何刚才这些人不帮着她说话。

    该死的宁雪辞!都怪她,要不是她,自己怎么会胡言乱语?

    宁雪辞也不急,看了眼那女孩,想必就是从龙元国赶回来参加寿宴的晋安公主李凌薇了。

    四年前和亲龙元国,是先帝最小的女儿,母妃早逝,记名在太后膝下养着。

    龙元国与大幽的纷争上到前朝,一直都有摩擦,和亲是至今默认的规矩了,前朝至今,和亲的公主已有六位。

    加上晋安公主,一共七位,前六个嫁过去大多一两载就挂了,连个子嗣都没有。

    但这个晋安公主却很有本事,膝下一对双生子,一个女儿,听闻她在龙元国还颇受太子宠爱,可见本事不小。

    如今一瞧,这股英姿飒爽的气质,显然很符合龙元国这样马背上打天下的审美。

    “哦?我生气?那烦请林侧妃说说,本妃为何生气?”

    宁雪辞面上笑盈盈,但那双眼眸却不含半分笑意,直直盯着林落雪问。

    林落雪头皮发紧,张了张嘴想解释,可舌根就像僵住了一样,开不了口。

    她要怎么解释?

    说王爷带着她进宫,忘记带上宁雪辞了吗?

    那岂不要给王爷扣上一个宠妾灭妻的罪责吗?那她回去怎么跟王爷交代?

    说府里的琐事吗?

    可三年前太后的旨意是让宁雪辞养好身体,若是说了她与宁雪辞的矛盾,岂不给自己惹祸?

    一时间她杵在原地,只希望这个讨厌的晋安公主赶紧滚开!

    这关她什么事情?凭什么抽她?

    “元宝知道。”元宝扯了扯她的衣角,仰着头天真无辜开口,“因为王爷没有带阿娘进宫。”

    宁雪辞颇有点无奈儿子这张嘴,但她也没拦着。

    如今他们生父的身份来头势必不小,多入宫见见险恶也能磨砺他的心性。

    尽管有些错,有些经验她是教了,但唯有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只要不是太危险的事情,尝试一二也未必不可。

    元宝的声音不大,但院子里的人都听见了。

    这句话从正面角度一分析,便是宁雪辞不得禹王宠爱。

    不过这也无可厚非,毕竟三年前的事情人人皆知,禹王不宠爱她也是正常。

    但从侧面一瞧,便是林侧妃恃宠而骄,做作拿乔,不将正妃放在眼里。

    几个王妃皇妃府上焉能没点糟心事儿?

    即使如此,皇子们表面都会做足功夫,至少体面上不能落人话柄。

    禹王这三年赴宴,带的都是林侧妃,莫不是就此飘了?

    “阿娘还没如此小气,阿娘是气她在你皇祖母的寿宴上满嘴胡言。”宁雪辞摸了摸儿子的头,转而看向林落雪。

    不得不说林落雪真的是脑容量有限,想出来的点子也都是顾头不顾腚的。

    “林侧妃,你在府上装娇扮弱也便算了,本妃产子元气大伤,休养三年,你进府伺候本妃,也顺带好心伺候了王爷。”

    “本妃念你我父亲是同一人,对你多有包容。”

    “你对本妃便是有怨怼,也不该在今日开口。王爷宠你,那是你的本事,可你万事开口前,需得为王爷考虑一番。”

    “今日你这番昏话,往小了说是本妃与你的私人恩怨,往大了说你是不满太后,不然你何故张嘴闭口便要寻死觅活?”

    “本妃何须与你置气?王爷的侍妾也不止你一人,为何不见本妃与旁人生气?偏要与你生气?你又何德何能让本妃生气?”

    “纵使今日你与王爷先一步入宫,本妃也不曾说什么,方才本妃可有推你?你怎的就大呼小叫地摔了?”

    宁雪辞不疾不徐,吐字清晰,看似在询问,但话里行间都将事情委婉地说清了。

    林落雪脸色发白,眼底露出惊慌,连忙解释:“不是,我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

    啪!

    晋安公主毫不客气又是一鞭子落下,目光犀利盯着她:“没教养的东西!伺候姐姐却伺候到姐夫榻上了,如此肮脏不堪的玩意儿,竟也配到跟前儿来卖弄?”

    “来人!将她给本宫拖出去,丢出宫去!省得脏污了母后的眼!”

    “公主!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有!你别听姐姐乱说,她就是恨我!”林落雪大惊失色,没想到几句话的功夫自己就要被扔出去。

    这以后还怎么让她在这些贵眷中混脸面?

    该死的宁雪辞!她凭什么这么糟践自己?

    “腌臜东西!满嘴不敬,竟敢称我?莫不是仗着王爷几分宠爱,你便谁也不放在眼里了?”

    晋安公主身份地位高,旁人不敢说的话,她敢,甚至还敢动手。

    又是一鞭子抽去,这一鞭子抽在了林落雪的嘴巴上。

    林落雪的嘴迅速肿胀,还出了血。

    一下挨了三鞭子,又被人丢出宫,林落雪杀宁雪辞的心都有了!

    宁雪辞是真羡慕,皇权至上,身份就是好使啊!

    想抽人就抽人,想骂人就骂人。

    “你也是个没用的,由得一个混账东西蹬鼻子上脸。”

    收拾了林落雪立威后,晋安公主扫了眼宁雪辞,说得很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