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皮小说网

    当前位置:小说大全

    林夕梦谢辰瑜原著小说结局

    林夕梦谢辰瑜 时间:2022-11-24 18:14:34

    小说简介:年度宫斗经典小说系列《打工人林夕梦穿成六皇子侍妾》是半枝雪创作的宫斗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打工人林夕梦穿成六皇子侍妾》精彩节选:早死了,嫡母皇后只会算计,皇帝亲爹也不疼。夫君不好混,她的处境...

    林夕梦谢辰瑜原著小说结局

    第二章

    第02章 杀机

    一夜都没睡好。

    第二天,林夕梦刚睡醒,青青就把皮货拿了进来。

    “主子,早膳已经备好,咱们收拾收拾走吧?”

    林夕梦怂得连床都不想起。

    作为一个没完成任务还拖后腿的细作,去见自己真正的主人,谁会不怂啊?

    林夕梦顶着两只黑眼圈。

    “我今儿不舒服,能不能明天再去?”

    “不行”

    不知哪儿来的底气,青青说话总有种不容置喙的坚定。

    罢了,反正也逃不过。

    林夕梦慢吞吞爬起来,吃过猪食一样的早膳,迈着视死如归的步伐,带着青青一起出门。

    皇子府还是有钱有势的,出门有豪华马车,进出皇宫也自由。

    林夕梦坐马车一路到宫里,下了马车就惊呆了。

    皇宫就是皇宫,够奢侈,够大气,这么一看可比皇子府强得多。

    还是青青更从容些,笑着与宫女太监们问好,给他们塞小荷包。

    林夕梦硬着头皮比葫芦画瓢,绕过九曲十八弯的宫道,终于来到椒房宫。

    立在宫门口,林夕梦又被巨大恢弘的宫殿震撼。

    果然是封建统治阶级,这房子真是奢华靡费得让人垂涎三尺。

    哪天她住的地方有这个的一半大,她就满足了。

    皇后宫里的宫女进去通报,不久来请她们进去。

    林夕梦带着青青进门,跪在地上举着托盘,老老实实把来意说了。

    皇后噗嗤一声笑,叫人接过托盘,随意翻看两下就拿下去。

    “老六那孩子擅长骑射,有什么好皮子总想着本宫,真是难为他了”

    “皇子殿下说,孝敬皇后娘娘是儿臣的荣幸,母后千万别嫌弃”,林夕梦一字一句带话,保证不落下一个字。

    皇后又呵呵笑起来,絮叨着难得这孩子懂事,不枉疼他这么大。

    林夕梦一直不敢抬头,但从声音来判断,皇后应该挺胖的。

    又一想皇后都快五十了,胖也是正常,就是血压血脂可能不太好。

    要是不好好调理恐怕随时要挂。

    胡思乱想着,皇后忽然把宫人全都遣散,让林夕梦跟她去后殿。

    林夕梦心脏狠狠一颤,哆嗦着爬起来,像只小鸡仔似的缩在皇后身后,自始至终都不敢抬头。

    奢华的内殿,皇后一本正经坐在软榻上,眯着眼打量林夕梦。

    “本宫听说你半个月前病了,还挪了地方,这是又好了?”

    “是,托娘娘洪福,妾身病已经好了”

    皇后凝滞片刻,回过神一笑。

    “果然是个有福气的,你这回来,可还有什么想与本宫说的?”

    林夕梦紧张得满头大汗,硬着头皮。

    “妾身没什么想说的,娘娘您可还有别的吩咐?”

    其实她在拼命祈祷,千万不要被发现自己是个冒牌货。

    也不知道原主是怎么替皇后打工的,她装不出来啊!

    果然皇后脸色沉了沉,不紧不慢喝着茶,很久很久不说话。

    林夕梦老实跪在那一副乖巧状。

    心狠狠被揪在半空,撕扯蹂躏着。

    皇后沉默了大约有一个世纪那么久,终于放下茶盏开口。

    “没什么别的吩咐了,你回去好好养着”

    “你是本宫亲自给老六选的枕边人,回去好好伺候着,将来有你的好”,语气意味深长。

    “多谢皇后娘娘”

    通关了副本似的,林夕梦松了口气。

    ——

    逃荒似的回到府中,屁股还没坐热,青青突然进来说,六皇子叫她过去伺候。

    “噗!”

    一口陈年老茶喷出来,林夕梦摊手。

    “我不是被打入冷院失宠了吗?怎么突然忙得像个孙子?”

    青青笑眯眯的。

    “主子爷的心思谁能猜到,让您伺候肯定是好事啊?别人盼都盼不来呢”

    “额……”

    林夕梦只好梳妆打扮出门。

    其实和昨天一样。

    还是那间书房,还是那一堆堆的诗词歌谱,香艳画册。

    林夕梦忍不住琢磨,瞧着人模狗样道貌岸然的人,居然喜欢这种大胸大臀的妖艳女子。

    她以为怎么着也得是大家闺秀款,或者小家碧玉款。

    之后的几天依然这样,仿佛电影里的无限循环。

    她知道后院的女人嫉妒她,也知道有几个美人已经开始算计她。

    但那又如何,至少目前,她已经能吃上正常的饭菜,而不是猪食馊饭了,

    这天夜里,林夕梦独自一人往回走。

    路过梧桐轩附近的一处假山时,突然有个黑影闪过。

    她只觉眼前一黑,脖子上多了条绳索。

    “林姑娘,你莫叫”

    “有人想要你的命,乖乖上路就不必太痛苦,要是敢挣扎,老奴可不保证给你全尸啊”

    听得出来是个约莫四十岁的太监,公鸭嗓子像滚了沙子。

    儿臂粗的麻绳蛇一样缠在脖颈,林夕梦只觉胸口闷得像压了巨石。

    求生的本能让她剧烈挣扎,像一只沸水里的虾子,身子不停地挺直,弯曲,拱起。

    指甲狠命掐在那双枯老的手上,双脚也不住使劲踢向背后。

    “救……”

    “命!!”

    大约是命不该绝。

    林夕梦感觉大脑血管即将爆炸,眼前一阵阵发黑的时候,突然有个黑影从天而降。

    他像个踩着七彩祥云的英雄一样,把歹徒击垮把她救下。

    “好帅……”

    ——

    次日醒来,依然是破烂的梧桐轩,依然是相依为命的青青。

    “主子您终于醒了,来把药喝了吧?”

    丫鬟一脸惊喜端着药碗上前。

    林夕梦怔怔望着她。

    “昨晚谁救的我?”

    青青如实答:“是主子爷”

    “他为什么会救我?”

    一个别人的眼线,当然是盼着她死啊?

    “主子这是什么话”

    青青抹了抹眼角:“就算不得宠您也是主子爷的人,爷外出正好路过,自然会出手相救的”

    “那个老太监呢?”

    “已经被主子爷捆起来严加审问了,一定会给咱们个公道,您且好好养着身体就成……”

    青青破涕为笑。

    林夕梦更加疑惑。

    就算他是个喜欢美艳女人的纨绔,他也不可能替一个眼线出头吧?

    摸了摸脸蛋,又低头看了看胸脯。

    何况,自己也不是他喜欢的那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