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皮小说网

    当前位置:小说大全

    《第1章金鳞岂是池中物》小说阅读 李沧澜沈雨薇小说

    李沧澜沈雨薇 时间:2022-11-24 18:11:59

    小说简介:李沧澜沈雨薇是作者白纸一箱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怜可怜我,再借我两万,我以后肯定会还您的。李沧澜乞求道:我妹妹没有呼吸机,就活不成了。那她就死啊,还...

    《第1章金鳞岂是池中物》小说阅读 李沧澜沈雨薇小说

    第十章

    第0010章 我抽你们仨

    “把另外一颗丹药给周建成吃下,他就能迅速恢复元气。不出意外,今晚就能出院。”

    李沧澜没有搀扶周卫国。

    这一跪,他受得起。

    “太好了!”

    周卫国激动道:“李神医,您就是我们全家的大恩人啊!”

    “我说了,我这个人不喜欢占便宜。”李沧澜淡淡道:“你出钱,我救人,仅此而已。”

    “是是是!”

    周卫国急忙点头,心思顿时活络开来:“还请您给我们一个感谢的机会,让我们晚上好好款待您。”

    这种人物,一定要尽力交好!

    李沧澜没有拒绝。

    反正他被柳家赶出来后,晚上也没地方住。

    周卫国一家人不断朝着李沧澜敬酒,满是恭维。

    宴会氛围异常热烈,觥筹交错,宾主尽欢。

    第二天。

    吃过早饭。

    李沧澜就去给李紫露做头部按摩。

    不出意外,李紫露中午之前就能醒过来。

    “李神医,这是我父亲让人连夜为您定做的西服。”

    周建军站在门口,恭敬道:“您这样尊贵的客人,就应该穿最尊贵的衣服。”

    李沧澜微微惊讶:“老爷子倒是有心了。”

    一会儿他就要和叶妃歌领证了,确实需要好好收拾一下。

    “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周建军笑着:“您先试试看。毕竟没有您的确切数据,也不知合不合身。

    另外,这里还有一块手表,西装和手表的搭配会更加凸显您高贵的气质。”

    正所谓人靠衣装马靠鞍。

    换好衣服,李沧澜照着镜子,帅气逼人。

    现在他和叶妃歌走在一起,看起来确实般配多了。

    “李神医,您要去什么地方,我送您。”周建军认真道。

    “不用。”

    李沧澜笑笑:“反正很近,我散步过去吧。”

    离开周家,李沧澜给叶妃歌打了个电话,约定八点半在民政局门口见面。

    当刚到门口,李沧澜抬头望去,顿时一呆。

    槐树下。

    一袭白纱的叶妃歌如同仙子一般,正歪着脑袋,笑吟吟的看着李沧澜,嘴角的弧度好似月牙般完美。

    叶妃歌的美,如同针灸一般,准确的戳中了李沧澜的审美点,让他心跳加速。

    “不错,总算像点儿样子了。”

    叶妃歌轻启朱唇,自然地挽着李沧澜的胳膊,笑道:“最起码,你让我看到了你对我们婚姻的重视。”

    李沧澜深吸一口气,平复好自己的心情,笑着回道:“我可以不在意自己的穿着,但不能让别人嘲笑你的眼光。”

    叶妃歌深深看了李沧澜一眼,嘴角轻弯:“走了,该领证了。”

    来到柜台,照相、填表、递交资料。

    仅仅十几分钟,结婚证就已经拿到了手里。

    走出民政局,李沧澜脑袋发懵。

    他实在无法相信,这样完美的女人,竟然是自己老婆了!

    “老婆?”李沧澜回过神,深深咽了口唾沫,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嗯?”叶妃歌美目转向李沧澜。

    “现在我们是合法夫妻了吧?”李沧澜小心问道。

    “嗯。”

    “那我可以抱你吗?”

    “嗯。”

    “可以亲你吗?”

    “嗯。”

    “那晚上也可以搂着你睡?”

    “嗯。”

    卧槽!

    不是做梦!

    李沧澜差点儿兴奋的喊出了声!

    “不要脸的狗东西,你跟踪我?”

    就在这时,一道厌恶的声音响起:“我现在可是秦家的少奶奶,你这种废物以后少在我面前晃悠,真恶心!”

    李沧澜眉头微皱。

    转头,就看到柳心月亲昵的挽着秦少卿从民政局大门走了出来,骄傲的抻着脖子。

    嫁到秦家,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跻身青宁的上流社会,成为真正的贵族!

    “神经病。”

    李沧澜无语的看了柳心月一眼,牵着叶妃歌的小手转身离开。

    “王八蛋,你给我站住!”

    见李沧澜居然不搭理自己,柳心月大怒:“你以为穿的人模狗样,雇个漂亮的小姐充门面,就能改变你卑贱的身份吗?

    我这种身份的人和你说话,是你的荣幸,别不知好歹!”

    “你什么身份?不就是个婚内出轨的婊子吗?”

    听到柳心月居然侮辱叶妃歌,李沧澜声音骤冷:“一张臭嘴,只会满嘴喷粪!”

    “混蛋!你说什么?”

    柳心月好似被踩了尾巴,顿时尖叫起来。

    “放心,我不是屎壳郎,不会痴迷一坨屎。我今天心情好,懒得和你们一般见识。”

    李沧澜转头看向秦少卿,淡淡道:“秦少卿,管好你老婆,也管好你自己,我的忍耐是有限的。”

    “你他妈说谁是坨屎!看我不撕烂你的嘴!”柳心月顿时气的发飙,朝着李沧澜就挠了过去!

    叶妃歌俏脸一冷,挥手一耳光狠狠地抽在了柳心月脸上:“滚!”

    “贱人,你敢打我?”柳心月瘫坐在地上,捂着红肿的脸,快要气疯了。

    “大胆!”

    秦少卿怒火滔天,猛地一耳光就朝着叶妃歌扇了过去!

    当看到叶妃歌的美貌,他也愣了一下。

    这种货色,真的是能雇来的?

    但对方敢当着他的面打他老婆,这就是对他最大的挑衅!

    李沧澜目光淡然,随手将秦少卿的手掌打开,道:“男人之间的事,应该让男人来解决。”

    “狗东西,用你来教训我?”

    秦少卿冷笑一声,手掌化拳,朝着李沧澜的面门就砸了过去!

    他跟随师父练武七年,虽然天赋一般,但也是内劲一品的高手。

    等闲人,他随手就能碾压!

    李沧澜不屑一笑,一脚直接把秦少卿踹飞了出去。

    一声惨叫。

    秦少卿捂着肚子跪在了地上,佝偻成了大虾!

    剧烈的疼痛,让他不断的干呕着,连话都说不出!

    “少卿!”

    柳心月尖叫一声,看着李沧澜,又惊又怒:“少卿可是秦家大少,你敢打他,秦家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在柳心月的印象中,李沧澜就是个一无是处的窝囊废、死瘸子。

    可现在。

    对方就好像吃了熊心豹子胆,不但敢休了她,甚至还敢打秦少卿!

    “秦家算个什么东西?”

    李沧澜淡漠道:“柳心月,管好你的嘴,也管好你家里人的嘴。否则,以后你贱一次,我就抽你一次。如果你妈敢废话,我抽你俩。

    如果秦少卿敢多管闲事儿,我抽你们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