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皮小说网

    当前位置:小说大全

    《千羽书林》(主角徐南徐北红妆)小说-千羽书林小说在线阅读

    徐南徐北红妆 时间:2022-11-24 18:11:01

    小说简介:徐南徐北红妆是著名作者帝九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书中剧情紧凑精彩,没有勾心斗角,轻虐深恋,完美的恰到好处。内容主要讲述南,南疆主帅!六年前以逃犯身份入南疆,一步一个脚印从炮灰军中爬起,逆转南疆弱势,鏖战六年...

    《千羽书林》(主角徐南徐北红妆)小说-千羽书林小说在线阅读

    第十章

    凌晨 ,十二点。

    阴云密布的重城,终究被笼罩在雨幕之中。

    街上行人各自躲雨,不同颜色的雨伞,像是在夜色下绽放,群芳斗艳的花。

    偏僻的道路上,徐耀中鼻青脸肿,跌跌撞撞。

    雨水已经将他湿透,顺着脸颊滑落,在下巴上打个转,才滴在地上,摔得支离破碎。

    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

    他如行尸走肉,眼神呆滞而麻木。

    被狠狠揍了一顿扔出来,身上的伤痛似乎已经感觉不到,因为整颗心,都已经陷入了无尽的深渊。

    周玉琼没打死他,是要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和儿子死去。

    白发人送黑发人,是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事情,周玉琼要让他试试这种滋味。

    徐耀中耳旁一遍遍回荡的,是周玉琼恶魔一般刺耳,肆意张狂的大笑。

    嘴角有鲜血流淌,他在雨中重重倒下,嘴里不断呢喃着魔鬼二字,彻底昏迷过去。

    很快,一朵黑伞大步而来 。

    黑伞抬起,易天龙幽幽叹了口气:“把他送到第一医院去,安排在徐北的病房,让王神医好好看看。”

    “是。”

    ……

    鸿通酒店,霓虹灯在大雨中孤独闪烁着。

    酒店大门紧闭,大堂干干净净,光可鉴人。

    完全看不出在在此之前,这里有三十五具尸体倒在血泊里。

    五零二房间的房门被红妆打开。

    当灯光亮起的那一刻,徐南伤痕累累的心,激烈颤抖。

    房间里到处都是血滴,已经干涸。

    墙壁上有血色的抓痕,徐南似乎可以看到自己的妹妹,用鲜血淋漓的十指,在墙上疯狂抓挠的场景。

    一些用来施展酷刑的刑具,还摆在这里,上面也沾染着血,都是徐北的。

    左手边的窗户破碎,窗台上残留着一个清晰的血色脚印。

    那也是徐北留下的,她就是在饱受酷刑折磨之后,被人逼着从这里跳下去!

    徐南坐在唯一干净的沙发上,抬头看向吊顶角落处,那里,有一个隐晦的针孔摄像头。

    “把电视打开。”

    徐南淡淡道:“我要看监控。”

    “南帅……”

    红妆脸上满是担忧。

    她怕徐南受不了。

    “总得亲眼看看,我亲妹妹到底遭受过怎样的酷刑,才好让我明白,我这个南疆主帅,是多么无能。”

    徐南的声音太平静了,平静得让红妆心颤不止。

    她不敢违背,拿出手机入侵酒店监控系统。

    南疆无生军十二将,各有各的本事,红妆除了实力极强之外,非常擅长情报获取,南疆对外的情报系统,就掌控在红妆手中。

    很快,房间的电视上,呈现出画面。

    徐北被人蒙着眼睛绑了进来,然后双手被固定在十字架上。

    然后,穿着名牌服饰的一男两女笑嘻嘻的走了进来。

    那个身段窈窕,化着浓妆的女人上前,将头套摘掉,还算漂亮的脸上,写满了得意。

    “柳萱!”

    徐北大惊失色:“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哈哈,你说呢?还以为自己是曾经的徐家千金呐?在学校敢处处压我一头,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没想到你还敢调查你母亲的死因,怪就怪你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我母亲的死因果然有问题!是不是跟你有关?”徐北咬牙怒问。

    “哟呵,还敢用这种眼神看我?太让我恶心了,曲海!曲海!”

    “大小姐!”

    曲海腆着笑脸进来了。

    “来,把你的手段都给这死丫头给我招呼一遍,别玩死了,先留着,还有用。”

    “大小姐您放心,一定让您满意!嘿嘿嘿……”

    曲海挥了挥手,两个打手也进了屋。

    柳萱和那两个富家大少坐在了沙发上,笑嘻嘻的看着,似买票进电影院,等待好戏上演。

    而在曲海的吩咐下,两个打手拿着绳子朝徐北走去。

    自这一刻开始,徐北的苦难,开始了!

    徐南眼睛看着电视,一眨不眨,喊道:“把曲海弄醒。”

    红妆全程低着头,完全不敢去看电视上的画面,闻言一脚踩在曲海的小腿上。

    咔擦!

    “啊!”

    昏迷中的曲海,因为骨裂的剧痛而猛的睁眼,发出凄厉的哀嚎。

    徐南还是看着电视,看到两个打手用绳子绑在徐北肚子上 ,然后一人一头,用力往后拉扯,如同拔河。

    “醒了?给柳萱打电话。”

    曲海不敢叫了,哪怕因剧痛而浑身发抖。

    “啊!”

    一声高亢的惨叫,却回荡在房间里。

    曲海一哆嗦,下意识侧身抬头,瞳孔便紧紧收缩。

    他才发现,自己正在鸿通酒店五零二房间 。

    电视上播放的,正是他让人折磨徐北的画面!

    一股凉气从后脊梁直冲头顶,曲海脸色惨白得没有丝毫血色,连忙跪着磕头,哀嚎道:“徐大少!求求您饶了我!我是被迫的啊!都是柳萱逼我做的!跟我无关……”

    徐北在惨叫,如杜鹃啼血,声声不绝。

    这声音,让红妆都遍体生寒。

    酷刑!

    绝对的酷刑!

    恐怕连久经沙场的南疆老兵都很难承受,更何况是一个身娇体柔的寻常女孩?

    于红妆眼中,泛起一抹血色。

    相比起徐南的平静,她都觉得快要疯了,仿佛电视上受刑的女孩,是她的亲妹妹!

    饱饮鲜血的匕首,抵在曲海的脖子上,锋利匕刃已经将肌肤割开,有血珠顺着匕刃流到匕尖,再滴落在地。

    “打电话,否则,我把你身上的肉一片片的割下来!”

    如地狱里响起的声音,回荡在曲海的耳旁。

    他的心脏剧烈跳动,像是要爆开一般,整张脸从惨白,变得猩红如血。

    极致的死亡危机下,曲海连忙道:“我打!饶了我!我打电话!马上就打!马上就打!”

    微微颤颤的拿出手机,曲海找到了柳萱的电话号码,拨了出去。

    什么后果,都已经不再理会了。

    不打电话是死,打了电话还是死,但他宁愿晚点死,祈求那虚无缥缈的生还机会。

    除此之外,只剩下长江都难以冲刷的后悔。

    早知道会这样,哪怕打死他,也不敢听柳萱的吩咐,折磨徐北。

    嘟嘟的声音,像是丧钟在敲响。

    不久后,电话接通了。

    对面有一道娇媚的女声响起:“曲海你是想死吗?这么晚还敢给我打电话,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理由,我会砍你拨电话的那根手指头。”

    曲海连忙道:“大小姐,徐北的哥哥回来了,就在鸿通酒店五零二房间,已经被我抓起来,您要不要亲自来看看?”

    “哈?徐北的哥哥?那个六年前把秦妃月给毁了,又跑了的徐南?哈哈,有意思有意思,好吧,看在这么有意思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来看看,对了,之前给徐北那个贱人施展的手段,还能再施展一次,等我到了再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