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皮小说网

    当前位置:小说大全

    九天神婿萧辰小说免费试读-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九天神婿萧辰

    萧辰夏若雪 时间:2022-11-24 18:09:13

    小说简介:萧辰夏若雪是著名作会抽烟的于大爷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下面看精彩试读!梦梦,坐在赵玮腿上,衣不遮体!那一刻,萧辰的心被狠狠的打碎,眼泪不...

    九天神婿萧辰小说免费试读-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九天神婿萧辰

    第2章

    第2章夏小姐,需要针灸

    昏迷中的萧辰,好像做了一个梦。

    梦中,他见到一个老者,立在九天之上,如神仙一般,说不出的慈祥和善。

    “你是谁?”萧辰紧张的问道。

    “孙儿,我是你爷爷。”老者开口道,满脸慈祥笑意。

    爷爷?!

    听到这个称呼,萧辰心里就好像被什么揪了一下!

    他是个孤儿!

    这前半生,连自己父母都没见过,更别提爷爷了。

    但是,眼前的老者,却给了他十分亲近的感觉。

    “爷爷,你真的是我爷爷?”萧辰激动的问道,双眼含泪。

    那一刻,他很委屈,很想将自己二十多年来的苦,全部诉说一遍。

    老者点点头,从九天之上落下,轻轻的抚摸着萧辰的脑袋,慈祥的说道:“好孙儿,这些年,辛苦你了。但这些,都是我萧家子孙必须经历的。”

    “现在,爷爷传你《九天玄术》。这里面包罗万象,医道武学,修仙秘法,风水秘术,应有尽有。”

    说完,一道金光,自老者手中灌溉而下,冲入萧辰的脑袋里。

    那一刻,萧辰满眼泪痕,喊道:“我不要什么玄术,我只想见到爷爷,见到父母......”

    “好孙儿,今年十二月二十九,是近百年来唯一的机会。你若学成,前往吊坠上的地方,或许能遇到千百年来最大的机遇。”老者颔首笑道,而后身体化作一片片金色的碎片,消散在空中。

    “爷爷!爷爷你别走......孙儿好想你!”

    吊坠上,锁龙岛三个字,如同印记一般。

    死死刻在萧辰脑海里。

    萧辰大哭,拼命的想要抓取那些碎片,但是如水中捞月一般。

    他悲痛欲绝,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萧辰就再次昏了过去。

    而在他昏迷的过程中,脑海里《九天玄术》记载的那些医道武学,修仙秘法等,也在潜移默化的融入他的记忆。

    甚至,一股淡淡的金色气息,缓缓地流便萧辰全身经脉,而后在丹田位置,化作了一条拇指盖大小的金色小鱼。

    套房客厅内。

    夏若雪正在打电话,脸色愠怒,说道:“二叔!我一定会找到萧神医的传人给爷爷治病!若是没找到,我愿意放弃全部家产!”

    “但在这之前,你还没资格教我怎么做!”

    “另外,我活不过二十二岁,不要你来提醒!”

    “啪!”

    挂了电话,夏若雪气的站在窗户口,看着外面的连绵雨幕,很长时间才平静了情绪。

    唯一的希望,就是萧神医的传人了。

    可是,萧辰现在看起来,那么没用。

    夏若雪叹了一口气,扶着光洁的额头。

    一个女秘书此刻走进来,小声道:“小姐,您真的要遵循老爷子的意思,嫁给那个废物吗?就算小姐只剩一年时间,也不能委屈自己啊......”

    夏若雪转身,冷冷的训斥道:“他是不是废物,还轮不到你来评判!”

    女秘书吓了一跳,赶紧道:“是我多嘴了。”

    “他醒了吗?”夏若雪问道。

    女秘书摇头:“还没。”

    夏若雪点点头,走到卧室床边。

    半天后。

    萧辰猛地惊醒,突然坐起来。

    床头,一个容貌绝美的女子,撑着下巴,眨着大眼睛,正好奇的看着自己。

    “你醒了?做噩梦了?”夏若雪看着惊醒的萧辰,微微一笑,关心道。

    萧辰茫然的看着四周,紧张的从床上跳下来,问道:“这是哪?你,你是谁?”

    夏若雪看了看萧辰,起身,调皮的背手,凑到他跟前,鼻尖相聚两拳的距离。

    萧辰慌了,能闻到眼前女子身上特别好闻的香味,脸颊迅速燥红。

    夏若雪眨着灵动的大眼睛,问道:“你脸红什么?怕我吃了你?”

    萧辰大囧,支吾半天。

    夏若雪莞尔一笑,大方的伸出雪白的小手,道:“我叫夏若雪,初次见面,多多关照。”

    萧辰一愣,伸出手,又急忙抽回来,在自己身上擦了擦,而后轻轻的握住那柔软无骨,十分滑嫩的小手,道:“我,我叫萧辰,谢谢你救了我。”

    “不客气,举手之劳。”

    夏若雪甜甜的笑道。

    但是,萧辰此刻却愣在原地!

    因为,他握住夏若雪小手的一刹那,脑海里突然闪现了一个病症!

    寒体之症!

    活不过二十二岁!

    萧辰当时也吓了一跳,这么好看的女子,怎么会活不过二十二岁?

    夏若雪微微蹙眉,看着萧辰似乎没有放手的意思,笑了笑问道:“你想握到什么时候?”

    萧辰这才猛地收手,道歉道:“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只是......”

    “哼!只是什么?!我看你就是大色狼!想要占我家小姐的便宜!”

    秘书走过来,叉着腰,冷冷的呵斥道!

    “小姐,我就说这个人不行!他这样的好色之徒,怎么能做您的老公......”

    “够了!小玲,不要再说了。”夏若雪冷冷的打断老公二字,心中对萧辰也是有些失望。

    原来,他也是个登徒子。

    看来,不光爷爷看错人了,自己也看错了。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萧神医的孙子呢......

    萧辰满脸羞愧之色,不断地道歉。

    夏若雪也累了,淡淡的说道:“我的人,会送你回去的。你要是没地方住,可以暂时住在这里。”

    之所以这样,也是为了还萧神医对夏家的恩情。

    说完,夏若雪转身要走。

    萧辰踌躇半天,还是追上去,问道:“夏小姐,请问,您今年几岁?”

    夏若雪一怔,有些不悦的说道:“你难道不知道,问女孩子年龄,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吗?”

    这家伙,有这么问女孩子年龄的吗?

    真是令人生气!

    萧辰赶紧弯腰道:“对不起,夏小姐,我只是担心你......”

    “担心我?”夏若雪蹙眉狐疑道。

    萧辰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深吸一口气,红着脸问道:“夏小姐,我能再摸一下你的手吗?”

    秘书当即斥责道:“你说什么?你还要摸我们家小姐的手?你这个色狼!我们家小姐好心救你,你居然耍流氓!”

    萧辰急了,解释道:“我,我没有,我只是觉得夏小姐有病,想帮她看看......”

    “你才有病!你知道我们小姐是谁吗?你居然敢咒她!你这个白眼狼!”

    秘书炸了,破口大骂。

    夏若雪本来寒着脸,但是看到萧辰那着急道歉的窘态,噗嗤一笑,问道:“你还会看病?”

    萧辰踌躇。

    他不敢确定自己刚才脑海里的是不是真的,所以想要再确认一下。

    “摸吧,我也想知道,自己哪里有病。”夏若雪说着,大方的伸出自己白皙的小手。

    萧辰一愣,伸手就要去摸。

    但是,夏若雪下一句:“你要是看不出毛病,下场比你先前还要惨哦,你确定还要继续摸我的手吗?”

    萧辰怔住了,手落在半空,一咬牙,直接握住夏若雪的小手。

    好软!

    好冰!

    那一瞬间,萧辰脑海里,再次闪现了“寒体之症”四个字!

    甚至,连治疗的办法也有了。

    长呼了一口气,萧辰收手。

    秘书立刻凶道:“我家小姐什么病?你说不出来,今天就别想走了!”

    话音一落,门口迅速的冲进来四个黑西装的保镖,气势汹汹的将门堵住了!

    大有一言不合,就会把萧辰拆了的架势。

    夏若雪也是眨着好看的大眼睛,看着萧辰,等着他开口。

    萧辰犹豫了一会儿,开口道:“夏小姐,你,你有寒体之症,活不过二十二岁......”

    说完,萧辰将头埋低,紧张的说道:“要是我说错了,我,我甘愿受罚。”

    说实话,萧辰到现在还不敢相信。

    难道,先前梦中的一切都是真的?

    此时,客厅内,死一般的安静。

    夏若雪瞪大着美目,看着萧辰。

    他居然摸摸手,就知道自己活不过二十二?

    这可是夏若雪的秘密,除了夏家人和贴身秘书外,几乎没人知道。

    秘书也傻眼了,捂着小嘴,瞪大了眼睛,道:“小姐,他,他怎么会知道......”

    “小玲,你先出去,我要和他聊聊。”夏若雪命令道。

    秘书想了想,迅速的带着几个保镖退出了套房。

    偌大的套房内,就剩下夏若雪和萧辰。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气氛有些微妙。

    萧辰紧张的脚趾能抠出三室一厅。

    夏若雪则是审视的看着他,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活不过二十二?这是我的秘密,除了我的亲人,没人知道。”

    萧辰一愣,心中很是激动!

    验证了!

    那爷爷传给自己的《九天玄术》是真的!

    但是,很快,萧辰就很同情夏若雪。

    这么好看善良的女孩,居然活不过二十二......

    太可惜了。

    想了半天,萧辰解释道:“其实,我会一点医术,夏小姐,你相信吗?”

    夏若雪好看的眉头微微一拧,心中狐疑又激动!

    他真的是萧神医的孙子!

    “哦。”夏若雪点头,跟着问道:“所以,你说的寒体之症,能治吗?”

    萧辰松了一口气,犹豫道:“应该能治。”

    他也想试试,爷爷留下的东西,到底有没有用。

    “怎么治?”夏若雪有些着急。

    若是真的能治好,那自己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打理夏家了。

    萧辰满脸羞红之色,支吾了半天,道:“需要夏小姐把衣服全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