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皮小说网

    当前位置:小说大全

    致命娇宠小说by薄荷绿-许倾城薄止褣全文阅读

    许倾城薄止褣 时间:2022-11-24 18:07:32

    小说简介:欢迎将致命娇宠小说加入收藏,作者:薄荷绿分类:现代言情 ,许倾城薄止褣爽文连载中,她的唇瓣便被彻底的覆盖,冰凉有力......直到许倾城已经哭不出来,她整个人被丢在了地上。而一旁的手机,忽闪忽暗,那是在发送位置。你竟然报...

    致命娇宠小说by薄荷绿-许倾城薄止褣全文阅读

    第4章

    第4章

    许倾城想逃,这么想,也真的这么做了。

    “我让李成把我的行程表发给你。”薄止褣却忽然开口了。

    “薄总,我真的就只是随口问的,没别的意思。”许倾城硬着头皮,一本正经的解释。

    从小在上流圈长大,许倾城很清楚什么人可以得罪,什么人不可以。

    恰好,薄止褣就是你万万不能得罪的人,特别是现在完全不明的情况下。

    “你叫我什么?”薄止褣的重点却完全不在这里。

    “薄总。”许倾城一愣。

    男人浸染了墨色的眸光就这么平静的看向了许倾城,而后他薄唇亲启,一字一句开口:“我不喜欢我的太太,用这种称呼叫我。”

    许倾城:“……”

    “你可以叫我名字。”薄止褣给了提示,“或者叫我老公。”

    相较于许倾城的不自在,薄止褣把话说的坦荡荡的。

    他就这么看着许倾城,好似在耐心的等着。

    许倾城好几次想开口,但是话到了嘴边,就像舌头打结一样,怎么都不利索了。

    好半天,许倾城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止褣。”

    起码叫名字比叫老公,来得让许倾城接受。

    薄止褣也没为难许倾城,嗯了声。

    而后,车门就关上。

    许倾城站在原地,看着黑色的宾利缓缓离开。

    她整个人都好似虚脱了一样,冷汗涔涔。

    和薄止褣说话,压力太大。

    这样的压力就好似几个月前她出事的那一天,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是这样的压力是如影随形的。

    而那一夜的噩梦,好似到现在都挥之不去。

    许倾城定了定神,这才朝着薄家别墅内走去。

    ……

    几日后——

    许倾城在新闻里看见宋氏破产的消息。

    而安家第一时间就和宋家解除了婚约,安宁肚子里的孩子引产,时间不偏不巧,就是三天。

    许倾城微微咋舌了一下。

    不是替宋家惋惜,而是震惊薄氏的权势滔天。

    许倾城很清楚薄家和宋家并没什么过节,那天宋亦琛的冲撞,也不至于让薄家对宋家下手。

    所以,许倾城更明白,这是薄止褣给自己出气。

    于情于理,应该给薄止褣道个谢。

    手机就这么在手中转了一个圈,她低头看着pad里的一张行程表。

    那是那天自己随口说完后薄止褣让李成给自己的,上面是薄止褣的行程,密密麻麻。

    也是第一次,许倾城知道薄止褣有多忙碌,而非是在薄家这个书房内运筹帷幄。

    但这些天来,她和薄止褣从来没联系过。

    沉思片刻,许倾城在行程表下找到薄止褣的联系方式。

    李成说,这是薄止褣的私人手机。

    她低头认真的输入,心想如果把薄止褣的手机号卖了,应该挺值钱。

    想归想,许倾城也已经顺利编辑了短信,点了发送。

    许倾城:【谢谢。】

    在这两个字之前,许倾城倒是发了几个称呼,最终都删掉了。

    她也不认为薄止褣看不懂。

    消息发出去,也没想过薄止褣会回,毕竟薄总很忙。

    就在许倾城完全忘记这件事的时候,忽然许倾城的手机振动了一下。

    许倾城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然后,她不说话了。

    薄止褣回了短信。

    薄止褣:【薄太太,你要怎么谢?】

    怎么谢?

    许倾城很认真的思考,薄止褣什么都不缺,她能拿什么谢?

    自己吗?

    然后,许倾城更不说话了。

    她想,薄止褣不会因为残疾,所以有什么奇奇怪怪的癖好吧?

    许倾城觉得自己被调戏了。

    但也只是片刻,她重新拿起手机编辑了短信。

    许倾城:【你想我怎么谢?】

    短信发出去后,薄止褣没回,许倾城松了口气。

    这人要真的正儿八经和自己聊起这个问题,她觉得自己不一定能接的上话。

    薄止褣太不按牌理出牌了。

    在别墅的这段时间,许倾城是被伺候的很好。

    佣人的态度毕恭毕敬,薄止褣还专门找了营养师照顾她这个孕妇。

    要不是许倾城太清楚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回事,她都要错觉的认为这是薄止褣的种了。

    傍晚的时候,许倾城接了一个电话,是李成。

    “太太,我是李成。”李成的声音倒是恭敬,“薄总的飞机40分钟后降落安城国际机场,薄总让您做好准备。”

    “什么准备?”许倾城一愣。

    李成一板一眼:“那我就不太清楚了。”

    而后,李成就挂了电话。

    许倾城看着挂断的手机,琢磨李成的话。

    薄止褣让自己做好什么准备?是去接机吗?

    但薄家距离机场最少一小时,现在过去也来不及。

    但下一瞬,她忽然就安静了下来。

    她是名正言顺的薄太太,薄止褣不可能娶个女人回来供着,所以,他是要睡自己?

    许倾城有些不淡定了。

    这种想法,再联系上之前薄止褣几乎于调戏的话,瞬间有了画面感。

    忽然,她在想,自己和薄止褣结婚是不是太冲动了?

    这样的想法里,许倾城有些坐立难安。

    ……

    晚上9点。

    许倾城洗完澡回到主卧室。

    从登记结婚后,许倾城再回薄家,管家就很自然的把她的东西搬到了主卧室。

    黑白灰为主色调,简洁的不像话,但很薄止褣的风格。

    忽然,主卧室的门被推开。

    许倾城下意识的看向了入口的地方,然后不说话了。

    门口,薄止褣坐在轮椅上,依旧衣冠楚楚,完全看不出风尘仆仆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