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皮小说网

    当前位置:小说大全

    苏知月夜君墨大结局《她是暴君的小祖宗》完整版

    苏知月夜君墨 时间:2022-11-24 18:04:50

    小说简介:《苏知月夜君墨爱了》有网络作家挥墨写意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她是暴君的小祖宗》,小说苏知月夜君墨为主角,主要讲述的是:字的大旗在空中清晰飘荡着。城墙上,身着明黄色龙袍的祈辰风,不可置信地望着兵临城下的大军,冷汗...

    苏知月夜君墨大结局《她是暴君的小祖宗》完整版

    第6章

    第6章

    越想越气,祈辰风咬咬牙,还想继续争取洗白:“念念,都是沈未央勾引我!那肚、兜也是她塞给我的!但我真的只爱你......啊!”

    一记窝心脚,狠狠踹在他胸口,剧烈的痛楚瞬间席卷而来!

    祈辰风喉间一股腥甜涌上,正要吐出来,耳畔骤然传来男人冰冷无情的声音,面庞彻底失了血色。

    “送他去养心殿。”

    “请父皇,给本王一个说法。”

    天地似乎都有一瞬间的失色。

    送去皇帝跟前,那不是要了祈辰风的老命了!

    祈辰风再也支撑不住,彻底晕了过去,苍白的脸上毫无生气可言,血腥气渐渐弥漫开来,却叫人觉得满心都是厌恶。

    “殿下放心,属下一定好好将五皇子送去宫内。”

    很快,祈慎言手下的人便将祈辰风拖死猪似的给拖了下去,完全没给他留半点情分,堪比疾风般迅猛。

    沈长念闭了闭眼,片刻后才睁开眼。

    若是上辈子的她,定然要觉得此刻的祈慎言暴戾无情,是个狠毒又可怕的角色。

    可此时此刻......她忽而有些改观了。

    祈慎言这分明就是果敢刚毅,雷厉风行!

    能迅速又果决地处理这一切,这可不是人人都有的能力。

    好了,现在沈长念愈发觉得自己眼瞎了。

    不过,这一世,祈慎言这条腿,她沈长念是抱定了!

    祈慎言觉察到周身似乎有灼热目光围绕,一转头过去才发觉是沈长念在看自己,而且还看得那样认真。

    难道是自己看错了不成?

    正恍惚之际,沈长念已经回过神来,当即凑到了他的身边。

    “慎言哥哥,既然这些麻烦都解决了,那慎言哥哥送我回去好不好?”

    少女眼角还有些红,瞳仁如水般莹润,正巴巴地望着他。

    祈慎言喉头一紧,身子竟然有些僵硬起来,“你认真的?”

    曾几何时,他多么希望这双眼,这个人只属于自己。

    可偏偏从不曾得到分毫,如今她眼中,似乎真的只有自己一人了。

    少女轻轻扯了他的衣袖,“当然了,我只要慎言哥哥送我回去。”

    “好,那就回去吧。”

    沈长念居然指了指自己的脚,“我走不动了,疼。”

    祈慎言心中震惊万分,如今诸人围观,她竟然对自己如此主动,难道真的是转了性子了?

    不过纵使怀疑,可机不可失,他二话不说,当即将沈长念打横抱起,送上了马车。

    围观的百姓们又爆发出一阵惊呼。

    “这秦王殿下对沈家小姐还真是体贴啊!”

    “我看秦王殿下和沈小姐那是天生的璧人,有些人就是喜欢作妖!”

    青鸟环视一圈,目光又落在了地上的某人身上。

    她凑到马车边上去,“小姐,沈姑娘她......”

    车内传来沈长念轻淡而又漠然的声音,“带回去吧。”

    一转头,沈长念便盯着祈慎言看个不停。

    祈慎言被她瞧得有些发慌,假装闭目养神,可心头却是狂跳个不停,竟有一丝丝甜蜜之意涌上灵窍,弥漫全身。

    ......

    此时此刻,将军府。

    侍女捧着茶水缓缓而行,伸手去推门。

    可她才一进去,堪堪抬起头来,整个人便瞬间石化。

    茶具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下一秒,她发出惊天动地的尖叫,险些瘫软在地,一双眼死死盯住那床榻。

    男女二人正共枕而眠,男子的手还搭在了女子的腰间!

    这动静很快引来了院子里的下人们,见此情景者无不傻眼。

    什么情况!

    为什么他们家将军和袁氏夫人躺在了一块!

    那袁氏是什么人,沈未央的母亲,沈将军手下的遗孀!

    侍女撑着走到床边,轻轻晃了晃那女子,“夫人啊!”

    哽咽难言,令人动容。

    沈苍州缓缓睁开了眼睛,第一眼就看见了身侧躺着的女子,他瞬间弹了起来,“袁弟妹!”

    被称作袁弟妹的女子也睁开了眼,却被身侧侍女一顿乱晃,“夫人,是奴婢无能,叫你被人给欺负了!”

    袁金月愣愣地看着沈苍州,不等说话,便落下两行清泪来。

    “沈大哥,你......”

    沈苍州整个人都动弹不得,他实在是不解,他怎么把自己看做弟妹的女人给睡了?

    这不能够啊!

    可眼下两人衣衫不整,共处一榻......

    “沈将军!我家夫人把您当做兄长,您怎么能够欺辱我家夫人,害人清白呢!如此不仁不义,实在是令人不齿!”

    侍女一顿指责,更将这欺负人妻的帽子给坐实了。

    袁金月只垂头落泪,愈发可怜凄楚。

    不过片刻,整个院子都闹了起来。

    沈长念一下马车,便听得前院闹哄哄的,心中顿时“咯噔”一下,这是怎么了?

    “沈将军,今日您必须给我家夫人一个交代!”

    这一声凄厉无比,委屈、不甘和愤怒交杂其间,直冲人心。

    沈长念看了一眼身侧的祈慎言,顾不得那么多,直接便冲了过去。

    祈慎言本想阻止,可话却梗在喉头,只能悄悄跟上。

    整个前院乱成了一锅粥,下人们将四处堵得水泄不通,还不停地指指点点着,神色却多是鄙夷和不屑。

    “这袁夫人可是沈副将的遗孀,将军怎么能够如此欺负人呢?”

    “将军实在是太糊涂了!”

    正说得热闹的时候,有眼尖的人发现了沈长念,当即呼了一声,“别吵了,大小姐回来了!”

    一大半的目光,顿时落在了沈长念的身上。

    沈长念置若罔闻,径直走到了门口,哪怕脚底疼意不断,她也未曾在意,直到她看清楚了屋内的情形。

    秋兰——也就是袁金月的侍女,正指着沈苍州的鼻子骂个不停。

    “我家夫人虽然势弱,但也不能任人欺辱,沈将军,你怎可如此人面兽心!”

    沈苍州张了张嘴,却是话不成话,“我......”

    手足无措,无所适从,一张老脸更是涨得有些发红。

    袁金月抹了一把眼泪,“秋兰,你别再说了。”

    秋兰却是喋喋不休,“凭什么!夫人如今受了这样的奇耻大辱,奴婢若是再不维护些,只怕夫人今日就要被人给吃了!”

    院子里的下人也七嘴八舌起来,沈苍州更是骑虎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