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皮小说网

    当前位置:小说大全

    督军夫人她又逃了完整版——顾崇锦宋沐笙完本阅读

    顾崇锦宋沐笙 时间:2022-11-24 15:11:40

    小说简介:女主角顾崇锦宋沐笙的小说书名是《督军夫人她又逃了》,该小说的男主是顾崇锦宋沐笙,作者是鹿小狸,督军夫人她又逃了该小说讲述了:猎鹰一般,仔细地查看着手电所照之处。军座说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都给我搜仔细了!冰冷的话语从...

    督军夫人她又逃了完整版——顾崇锦宋沐笙完本阅读

    第十章

    第10章 给她点颜色

    李修杰微愣:“军座这是准备带宋小姐出席吗?”

    顾崇锦轻轻地“嗯”了一声,低头继续处理公务。

    李修杰想起之前顾崇锦曾说过打算增加宋沐笙的曝光率引出宋欣瑶,也就明白了他的这番用意。

    看着书桌后忙于公事的男人,他自知不该打扰,于是安静地退出了办公室。

    *

    宋沐笙呆在房间里,几乎要无聊得发霉。

    公馆外士兵戒备森严,一时半会她还真想不出能够逃出去的办法。

    可一天到晚地闷在房间里自己迟早也会疯掉。

    宋沐笙猛地从床头坐起,她心想,不允许她出公馆,可没说不允许她在公馆里随便走动啊。

    这么大的公馆,一定有书房。

    这么一想,她的心里突然添了些兴致。

    她翻身下床,步履轻快地走出了房间。

    一推开门,她就听见一楼大厅传来莺莺燕燕的说笑声。她往一楼瞥了一眼,就看见赵可妍几个贵妇模样打扮的女人坐在沙发上聊天。

    话语之间,几个贵妇朝着赵可妍一口一个顾夫人奉承着,说得她满面春风,笑声不断。

    宋沐笙冷笑了一声,并没有打算关注她们。

    她随意地打量了一眼二楼房间的排布,发现在二楼一共有四间房,其中一间就是她的房间。她选定了离自己最近的那间房,走过去正要推门,一楼大厅却突然传来一道有些紧张的女声。

    “你在干什么!”

    宋沐笙动作一顿,朝着声源看去,只见赵可妍匆匆从沙发上起身,美目圆睁,瞪着宋沐笙的眼睛像是着了火。

    另外几个贵妇也停下了闲谈,纷纷有些不明所以地抬头看向了宋沐笙。

    宋沐笙懒得理会她,她抬手握住了门把手。

    赵可妍的声音立马拔高:“那是书房,你不可以进去!”

    宋沐笙才不管这些,不让她进,她偏要进。

    要么就把她放了,不然就不要指望她会在公馆里守他们的规矩。

    宋沐笙知道自己对顾崇锦来说还有利用价值,那个男人绝对不会拿自己怎么样。

    顶多就是折磨她一顿,可这些对她来说根本够不成什么威胁。

    手轻轻一拧,门开了。

    宋沐笙一边打量,一边缓步走进了诺大的书房里。

    窗外的阳光透过薄纱般的窗帘照射在了书架上,她抬起手,纤细的手指滑过一本本书籍。

    这样的温暖舒适,让她不禁想起了她的父亲。

    她的父亲名叫宋勤,是一家丝厂的老板。她的母亲因为在生她和阿姐的时候大出血而死,是父亲将她们拉扯大。

    父亲的丝厂在最初几年赚了不少钱,这钱足以让她们两姐妹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

    那段时光可以说是宋沐笙最快乐的时光了,她和宋欣瑶可以一整天安静地坐在地毯上看书,也可以一整晚在宴会里酣畅淋漓地跳舞。

    可十五岁时,时局开始动荡,政权混乱,军阀之间混战不止。就连父亲的丝厂也在一夜之间被炮火烧成了灰烬。

    那一年,父亲郁郁而终。

    一时之间树倒猢狲散,以前还巴结讨好她们家的亲戚朋友全都跑光了,她和宋欣瑶从云端彻底坠入了地狱,过上了颠沛流离的生活。

    宋沐笙还沉浸在回忆里,却不知一楼大厅里的几个女人已经因为她的行为而炸开了锅。

    穿着一身浅蓝旗袍的胡夫人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赵可妍,有些着急地扇着自己的小扇子。

    “可妍,刚刚那个女人是谁啊?下人吗?怎么完全不把你放在眼里?”

    另一边李夫人也满脸写着不快:“对啊,这种人要给她点颜色瞧瞧才行,不然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几个女人越说越让赵可妍觉得心绪难平。

    刚刚宋沐笙对自己的警告不理不顾,让她觉得自己在几个贵太太面前丢了面子。

    加上早餐时,宋沐笙那无理的态度,她决定老账新帐一起算。

    赵可妍知道宋沐笙没那么容易搞定,于是叫上了守在门口的两名士兵去书房将人带下来。

    士兵自然对他们眼里“准顾夫人”的话不敢违抗,立马上了二楼,进了书房,将正在挑选书籍的宋沐笙抓了出来。

    “你们放开我!”

    士兵粗鲁地将宋沐笙押送到赵可妍的面前才停下。

    赵可妍看着被士兵押着几乎不能动弹的宋沐笙,心里的那股闷气稍稍减轻了一些。

    她那纤细的手紧紧的捏住了宋沐笙的下巴,细长的指甲几乎要陷进她脸颊的肉里。

    “我看你进了这座公馆,就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不过一个女囚而已,竟然敢目中无人。”

    宋沐笙双手紧紧地握住,看着她的眼里只有隐忍没有畏惧。

    “你想怎么样!”

    她这样态度彻底激怒了赵可妍,她姣好的面容瞬间被气到有些扭曲,她把手一抬,指向了公馆大楼外。

    “把她给我吊到门口那棵枫树上去,给我好好晒一晒她!”

    两名士兵得令,押着宋沐笙往外走。

    宋沐笙知道自己反抗不了两个人高马大的士兵,干脆放弃了挣扎。

    此时正值炎夏的中午,日头正辣。呆在公馆里还没有什么感觉,刚出公馆,热气便扑面而来。

    宋沐笙一眼就看到了门前的枫树。

    其中一名士兵拿来了一条麻绳,拿起一头高地抛过了的坚实的树梢,一头将宋沐笙的双手紧紧地绑住。

    士兵将绳索用力一拉,宋沐笙只觉得肩膀似乎要被撕裂一般的疼痛,双手被迫举在了头顶之上,整个人都被吊了起来,悬在了空中。

    两个士兵将绳索的另一头在树桩上系好便离开了。

    阳光火辣辣的,照得宋沐笙有些睁不开眼。手臂被拉扯着,加上之前受的伤还并未痊愈,很快衣袖就有些见红了。

    宋沐笙强忍着不适,尽力地踮了踮脚,却发现并不能踩在地面上。

    她似是放弃般的重重地吐了一口气,不远处扰人清静的蝉鸣声响了起来,宋沐笙定着烈日,低垂着头,闭着眼睛,打算慢慢把时间熬过去。

    赵可妍透过窗户看见宋沐笙像落了水的狗一样垂头丧气,不禁心情大好。她当即叫着李嫂在大厅里摆上了桌子,愉快地叫着几个贵夫人玩起了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