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皮小说网

    当前位置:小说大全

    温栖鹿小说作品大全-作者温栖鹿最新作品列表(傅知渝陆清盛结局])

    傅知渝陆清盛 时间:2022-11-24 15:10:17

    小说简介:新书推荐,《穿成大佬家的娇弱病美人》小说是温栖鹿最新写的一本穿书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傅知渝陆清盛,文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节选精品:无明月,也无繁星,只有不尽漆黑的天幕低垂,欲掉不掉地挂在空中,沉闷又压抑,亦如傅知渝...

    温栖鹿小说作品大全-作者温栖鹿最新作品列表(傅知渝陆清盛结局])

    第二章

    你饿吗

    素来无尽黑暗的眸子里突然倒映出了一个精致娇俏的小姑娘,雨中的少年依旧面无表情,眼里没有丝毫波澜,即便是面对一个一直在欺辱他的人。

    傅知渝知道,他这并不是没有放在心上,相反,他一笔一笔地记得很清楚,只是他性子一向冷淡,从来不喜形于色,话也少,不管是看什么都像是一副在看死物的样子,他从不屑于给予任何人任何一丝丝感情。

    即便是书中身为幸运女神的私生女的女主,都没能让他的心浮起波澜。

    傅知渝被那双仿佛在看死物的眸子给吓到了,尽管早知道养子就是这样,但书中描写是一回事,自己亲身经历又是一回事。

    那双眸子漆黑深不见底,仿佛可以吞噬一切,幽森如鬼魅。

    她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可以拥有这样的眼神,那种眼神让她真的有种自己似乎真的已经死了的错觉。

    傅知渝有点发怵,想打退堂鼓,但又想到原主的悲惨结局,傅知渝硬生生压住了后退的步伐,踯躅几步,一咬牙,撑着花伞义无反顾地冲进漫天幕雨中。

    头上的雨已经停了,陆清盛一抬头,就看到了已经不知何时到了自己面前的小姑娘。

    花伞并不大,傅知渝只好斜打着,让伞遮着陆清盛多一些,自己倒是淋了不少雨。

    陆清盛就这么一瞬不瞬地盯着面前娇娇软软的小姑娘,眸子幽暗,犹如一汪深潭死水,看不出任何情绪。

    大雨昏昏沉沉,小姑娘的眼睛却很亮,像是含着千古碎星的光芒,能划破一切浓重的黑暗。

    但她眼底的畏惧与退缩,也很明显。

    畏惧……

    他从未从她的眼底看到过这种情绪。

    她可不会怕他,对他向来是肆意辱骂践踏。不过即使她此刻如此反常,他也并不在意。

    与他无关。

    他知道,她这又是因为傅家夫妇快回来了,来“讨好”自己,让自己不许把这件事说出去。

    被陆清盛阴冷的视线直勾勾的盯着,傅知渝头皮发麻,脑子抽了下,没头没尾地问了句:“你饿吗?”

    陆清盛:“……”

    陆清盛突然冷冷清清地吐了三个字:“没兴趣。”

    说完,他就直接绕过傅知渝,走上了廊道,回了宅院。

    傅知渝懵。

    没兴趣,是什么意思?

    哦对了,这个大佬是个缩写帝来着,思维也极其跳跃。

    书中描写过,原主家教管得严,所以原主只敢在傅家夫妇不在家的时候欺辱陆清盛,每次又在傅家夫妇回来前讨好他,乐此不疲。

    可惜他不吃这套,就恶狠狠地警告他不许乱说话。

    大部分时候,陆清盛对她都是不予理会的,连一个字都不愿意多说,有一次被她多次打扰觉得她实在是有点烦,就说了三个字:“没兴趣。”

    书迷们翻译了下,大佬想表达的意思大概是:“我对告发你的恶行没有兴趣,你不要再来我面前晃悠,碍着我眼睛了!”

    傅知渝缓缓打正小花伞,护住了自己娇小的身躯,没让雨再淋到自己身上。

    没想到,自己雨中送伞送温暖结果却送了个寂寞。

    看来,讨好大佬之路漫漫啊!

    她不指望陆清盛能慷慨地施舍给她一丝表情,她只需要他忘记以前的恩恩怨怨,以后发达了不要拿她这个娇小无助可怜兮兮的弱女子祭刀就好。

    今天很晚了,这具身体底子弱,她有点犯困,就回去重新洗了个热水澡然后爬上那张超级大的公主床睡觉。

    明天再继续讨好大佬。

    ·

    晨光熹微,天色微明。

    久雾将散,霖雨终停。

    傅知渝感觉脑袋有点发沉,喉咙发干,身体也有点重,脑子晕晕乎乎的。

    她这是发烧了。

    果果很担心,急忙给她拿来了退烧药,她吃下后就又躺回去睡了一觉,再起来,已经是中午了。

    果果给她量了体温,发现温度降了一点,才稍稍放下心来。

    此刻傅知渝正在餐桌上吃午餐,她没什么食欲,就喝了点鲜虾粥充充饥。

    喝到一半,她突然想到书中好似有提到过这一段,说是原主让大佬淋了一天一夜的雨,然后大佬一回去就生了场大病,高烧不断,差点没把脑子给烧坏。

    因为原主对他的态度,所以下人们对他也没什么好脸色,他住的小阁楼除了他就没有别人,所以他病了几天都没人发现。

    最后还是因为他实在撑不住,强撑着一抹意识报了120。

    因为只是大佬小时候的事,书中并没有太多描写,只是稍稍提了一嘴。

    不会,就是这个时候吧?

    傅知渝突然有点方。

    她猛的抬头问果果:“大佬呢?”

    果果一愣,没反应过来:“大佬?”

    大小姐是不是发烧烧糊涂了,怎么开始胡言乱语了?

    傅知渝解释道:“就是陆清盛。”

    果果又是愣住。

    小姐叫那个从外面捡来的少年大佬?这就跟旭日西升一样离奇又不可思议。

    太恐怖了!

    不会是真的烧坏脑子了吧?

    果果小心翼翼道:“小姐,你脑袋还晕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傅知渝:“……”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是在拐着弯儿骂我有病。

    “那好,我重新说话。”傅知渝的声音故作冷淡了几分,但因为年岁不大,依旧带着甜糯糯的稚音,“那个臭养子呢?”

    果果:“这才有点像平时的小姐。”

    傅知渝:“……”

    果果回道:“不知道,应该是在小阁楼里,似乎一上午都没见过他。不过小姐,你问他做什么?”

    小姐平日里有多讨厌那个养子她又不是不知道,怎地这会儿突然问起那个养子的去向?

    “没什么,随便问问。”傅知渝端起碗,两片樱红朱唇贴着瓷碗边缘,小口小口地继续喝粥,神情看起来和刚才似乎没什么变化,但是喝粥的速度却不经意间快了不少。

    还是要去看看大佬,别真让他把脑子给烧坏了,那可是比书中带着主角光环的男主还要牛逼哄哄的镶砖大脑,很贵的!以后更是会创造数不尽的财富。